翟永平:要实现电力互联需配合建立开放的电力交易市场

2016-04-14 14:25:03  国家电网杂志

  不同的国家和地区,能源电力基础设施条件存在很大的差异。如何消除差异,既是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的挑战,也是未来电力发展的机遇。
  
  今天,能力君邀请到的谈话嘉宾——亚洲开发银行能源部门技术总顾问,兼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翟永平先生认为,在能源合作、电力互通的过程中,除资金、技术、政策支持外,还需要建立统一的电力交易市场。全球能源互联网,带来的不仅是物理层面的互联互通,更是对经济、文化、理念交流互通的促进,将对缩小区域发展差异,实现地区和平、和谐发展做出重要贡献。
  
  《国家电网》:在全球能源互联网这一理念中,您最感兴趣的地方在哪里?
  
  翟永平:全球能源互联网提出,在世界范围内实现能源电力的互联,将极大地促进地区间和国家间的交流和互通。正像互联网改变世界一样,全球能源互联网实现的不仅仅是物理层面上的互联互通,具有更深远意义的是,它能够促进和加深经济、文化和理念上的交流和沟通,这将有助于增强国家之间的信任,从而实现地区和平稳定发展。
  
  以欧盟为例,由于历史原因,欧洲一些国家间长期以来缺乏互信,但欧洲一体化电力系统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这一状况。欧洲电网的构建,带动了清洁能源、电力等不同行业的交流合作,从而推动和促进了欧洲国家间更深层次的经济合作,这有力地减少了一些国家间的不信任,增强了欧洲政治的稳定性。我想这正是电力互联所带来的一项重要效益。
  
  此外,亚行的工作重点和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的倡议高度吻合。亚洲开发银行成立于1966年,半个世纪以来,一直致力于促进亚洲及太平洋地区发展中成员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区域性政府间金融开发。我们的运营重点主要是基础设施投资以及区域合作,而能源互联能够同时覆盖亚行这两项工作重点,因此能源互联对于亚行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2015年,在亚行发放的50亿美元贷款中,有一半贷款直接用于亚洲电网及电力的互联项目。亚行计划到2020年将每年发放的贷款提高到60亿美元,其中一半主要用于清洁能源投资,其余的用于电网建设、输配电项目建设及其他一些基础设施建设。
  
  《国家电网》:在您看来,实现全球能源合作、电力互联的进程中,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如何应对这一挑战?
  
  翟永平:我认为,国家间和区域间电力发展的不均衡性,尤其是电力基础设施发展的不均衡性,将是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所要面临的最大障碍。以亚洲为例,国家间电力发展进程差异较大。一些国家的电力基础设施老化严重,电力规划缺乏长期性,电网智能化程度低,相关技术极其落后。这些不仅无法满足未来绿色低碳发展的需求,也同实现各国之间电力互联这一目标不相匹配。
  
  因此,要实现国家间和区域间电力互联互通,如构建泛亚电力互联,需要每个国家加强自身的电网建设,形成更为稳健、智能的电网。
  
  各国电网的发展水平不同,我希望在电力设施落后的国家对本国电网进行的新一轮升级改造的过程中,有越来越多的国家能够建设更加智能的电网,这将是实现可再生能源并网的一个前提。传统的输配电网无法辐射到一些偏远地区,而创新型的智能微电网则可以做到这一点。建设更智能的电网,能够降低技术和商业方面的损耗,而储能系统、智能电表的推广使用,可以实施需求侧响应。
  
  此外,智能电网能够提高电网的稳定性,进行更为顺畅的监控。亚行最近在印度投资的项目,就是支持印度建立绿色能源走廊。绿色能源走廊能够帮助印度建设更为稳健、智能的电网,实现其在大力推动风力发电和光伏发电等方面设立的宏伟目标。
  
  刘振亚董事长提出的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的三个步骤现实合理,国内互联、洲内互联、洲际互联,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对一些电力基础设施发展极不均衡的国家和地区,要实现大规模联网也要循序渐进。例如泰国和柬埔寨之间进行电力联网,开始只是泰国向柬埔寨的边境乡村输电,进行单向、小额的电力交易;而老挝对泰国的电力出口是通过专门的输电线路进行点对点的传输,这是更大范围内实现电力互联互通、进行电力贸易的初始阶段。对这些国家而言,一开始的电力互联,从小额边境电力贸易,到点对点互联,将逐步发展到网对网互联、系统对系统的互联,最终实现电力系统的优化运行,在更大的地域空间内合理配置资源。
  
  《国家电网》:这些差异一方面是挑战,同时是否也为各国未来电力的发展提供了空间?
  
  翟永平:是的,通过电力联网,可以刺激和带动各国的电力发展,优化电力规划,充分发挥可再生能源特别是水电资源的潜力。各国有很大的空间进行基础设施改造和建设,在新一轮的电网发展中,需要充分考虑可再生能源和储能系统的接入,积极推动智能电网建设。目前,一些国家仍在规划新建火电厂,而通过国家间的电力互联,则可以在更大范围内配置资源,如此就能通过电力贸易、发展可再生能源有效地满足原本需要新建火电厂来满足的用电需求。
  
  《国家电网》:在推进区域能源合作的进程中,除了资金和技术,还需要哪些方面的支持?
  
  翟永平:结合亚行的工作重点,我们讲的主要是亚洲电力互联,这对亚太地区的长期能源安全非常重要。
  
  要实现国家和区域间的电力互联互通,首先国家和区域的投资决策需要协调。而目前各国由于监管环境不同,长期的政治承诺往往不一致,我们希望各国能够达成共识,共同推进电力互联。
  
  其次,是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要实现电力互联,需要配合建立开放的电力交易市场。目前亚洲很多国家内部都缺乏统一的电力市场,更谈不上区域范围的更大市场了。欧洲能够形成统一的一体化电网,除了物理性联网建设之外,同其相应的电力交易市场的建立及成熟的制度、运作等息息相关。因此,建立统一的电力交易市场或平台,是未来电力联网逐步扩大过程中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最后,有了市场就一定要有市场监管机构。建立统一的电力市场,也要成立相应的监管机构,形成完善成熟的市场机制,如此才能保证电力交易市场的有序运行,保证市场中各主体的需求和利益。

编辑:J-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