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仲颖:电网未来应像互联网一样是双向的

2015-12-10 09:38:34  能见派

  【语录】总结“十二五”,我的词是——认识雾霾。“十二五”咱们全中国的老百姓对雾霾是彻底认识了。
  
  我不争论直流特高压,交流特高压还是配电网络的建设,不管将来是什么等级的线路,包括特高压,只要这条线路上有多个节点,我们能想上就上,想下就下就行。
  
  我个人预测,如果不仅要改变现在的能源结构,而且推动经济转型,电动汽车产能可能在2020年要达到1000万辆。
  
  要做需求侧响应,两边都有波动才有机会,所以不要把波动看成坏事。
  
  像美国,调峰电价是基荷电价的10倍,调频电价更贵。差价是怎么来的呢?来自于市场,市场化才能有差价。
  
  电网未来应像互联网一样是双向的
  
  我一直认为技术的发展,特别是电网技术的发展,未来电网就应该像现在的互联网一样,应该是一个双向的,让电用起来非常方便,可以把电送到任何想用电的地方。只要你要用电,我们就能送到。
  
  我不争论直流特高压,交流特高压还是配电网络的建设,不管将来是什么等级的线路,包括特高压,只要这条线路上有多个节点,我们能想上就上,想下就下就行。
  
  市场化是一场体制革命
  
  市场化我们认为就是一个手段,怎么让互联网形态下的电网运转起来、输送起来,可能就需要一定的手段,市场机制。互联网+市场化我想正反映了习总书记提出的能源革命中的四个革命中的两个革命。
  
  一个是技术革命,互联网+就是一种技术,技术创新、能源的技术革命。市场化也是一种技术,是一种软技术,市场化是一种体制革命,习总书记说的能源体制革命。
  
  电动车未来会突飞猛进发展
  
  我认为电在未来会有大幅度的增加,当然在十三五不会增加特别快,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中国一定要靠制造业振兴。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下一步我个人认为电动汽车,特别是纯电动汽车在中国一定会有突飞猛进的发展,远远不像现在所说的到2020年200万辆的产能。
  
  我个人也有一个预测,如果要不仅改变现在的能源结构,而且同时推动经济转型,电动汽车产能可能要在2020年要达到1000万辆,这是我个人的观点。
  
  “十三五”规划要把发展理念反映出来
  
  对“十二五”的总结,我有这么一个词是——认识雾霾。“十二五”咱们全中国的老百姓对雾霾是彻底认识了。深深感觉到雾霾之痛,同时也认识了雾霾,我们从APEC蓝、阅兵蓝也知道了雾霾是怎么来的,应该怎么去治理雾霾。
  
  对“十三五”的展望我是这样想的,现在正在做“十三五”发展规划,十八届五中全会也给我们定了调子。我这个词就是发展理念,发展理念必须得转变,怎么转变呢?那就按五中全会说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
  
  我想说的是什么呢?我们能不能够在“十三五”规划里,各行各业、各部门,在他们各自的“十三五”规划里,能把这五个词十个字的发展理念反映进来。
  
  创新我有个人的理解。我们常说质量是生命,生命指是今天你还活着,只有创新才能让你拥有明天,协调是大家应该共同富裕,共同迈入全面小康,共同进入美丽中国,这才是协调。绿色不用我讲,大家也都明白,我们要绿色的发展。开放可以让我们发展的效率更高,共享就不用说了,只有合作才能共享。所以这五个词,如果我们在“十三五”发展中能贯彻这个理念,没有任何问题。
  
  做规划如果还按以往理念,我不看好
  
  关于清洁能源未来发展的方向,我们做了一个2050年能源发展战略的课题,中关村储能联盟也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但是,这里面最关键的还是在“十三五”和2030年前的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在说,我们以前做规划实际上就是各方利益集团在争自己的那一块利益,规划的结果就是平衡,没有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首位。
  
  以前可再生能源的规模小,现在可再生能源从装机规模上看也不小了,如果把水电加上,可再生能源占整个电力的份额也可以说不小了。再发展会怎么样?
  
  实际上德国就遇到过问题,我们比德国好一点,但现在经济新常态,的确能源增长速度放缓了。像德国这种发达国家,能源消费基本上是不增长了,而且搞得好的国家,像丹麦,能源消费是在负增长的,丹麦的GDP还在增长,但速度相对较低。比如,从1980年到现在,丹麦的GDP增长了80%,他的全部能源一次能源供应总量几乎是持续下降,但是他的GDP几乎翻了一番。
  
  从国家的角度来讲,现在做规划的时候,如果还按照以往的理念做规划,我不看好。但是如果真的像习总书记在五中全会所提到的,如果真的能够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如果基于这个理念去做规划,我对于清洁能源的发展还是蛮有信心的。因为现实摆在这里了,只要多增加1公斤的煤炭消费,雾霾就不会改变。这是小学生都会算的数学题。
  
  现在发电侧和用电侧都是“不听话的孩子”
  
  电力系统好像两个孩子,发电侧是一个孩子,用电侧也是一个孩子,永远长不大,但是永远在成长。
  
  以前发电侧的孩子是非常听话的,我们现在老说电源变成波动性的了,我们以前就是煤电和水电,所以发电侧是非常听话的孩子,但需求侧实际上一直就是不听话的孩子。
  
  但在过去的体制上,我们电力系统或者我们的体制把不听话的孩子管的很死,你不听话我也不让你动,你想动没门,我给你什么样的电,你就得用什么样的电,所以在这种体质下,电力平衡没有问题。
  
  但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现在需要更多的清洁能源,需要绿色的电力,要解决雾霾问题、生态环境问题。这下好了,风电和光电都是波动的,发电侧从听话的孩子也变成了不听话的孩子了。
  
  而需求侧原本就是不听话的,我们不知道用户什么时候开灯,什么时候车床启动、空调打开。实际上,需求侧从来不愿意被管死,现在也要从后台走到前面来,这就是我们一直想说的能源革命中消费革命要引领供给革命。
  
  做需求侧响应,两边都波动才有机会
  
  作为家人,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活跃、活泼,你如果不动蔫了,谁也受不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两端都是不听话的孩子,都是活蹦乱跳的孩子,实际上是好事。
  
  为什么呢?我们都学过辩证法,要做需求侧的响应,两边都有波动才有机会,所以不要把波动看成一件坏事。
  
  而且电力还有一个特性,电是以光速传播的,所以要想控制它应该是非常容易的,一眨眼,都没有感觉的,几千公里,上万公里,电就像光一样,就像现在的光纤速度一样,没有任何感觉,电就到了,对用电设备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只要我们技术到位,完全可以做到让不听话的孩子继续保持活蹦乱跳,没有任何问题。波动就为好的技术的应用提供了平台。
  
  市场化才会有差价
  
  我给大家讲一个小例子,今年3月份去德国参观了一个5兆瓦的锂电池电站,是给欧洲电力市场起调频作用的。大家可以想像5兆瓦的锂电池电站投资有多大,是相当昂贵的。但这个电站恰恰就利用了欧洲电力市场化的平台赚钱,很快就把投资收回来,而且盈利水平还很高。
  
  他们怎么做调频呢?这个电站在半夜12点以后或者凌晨的两点三点左右,从电网购电给锂电池充电,那时的电价非常便宜。第二天在负荷高峰的时候,比如说中午、早高峰、晚高峰的时候,他们给电网回馈电力进行调频,而这时卖给电网的电价是非常昂贵的。
  
  像美国,调峰电价是基荷电价的10倍,调频电价更高。差价是怎么来的呢?来自于市场,市场化才能有差价。

编辑:J-24